瑞升旅游
 
分享到:
加微博+微博 加微信+微信咨询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不丹简介
网站首页 > 不丹旅游 > 认识不丹 > 不丹宗堡和寺庙
不丹的热石浴
不丹阳具的象征
不丹节日与历法
不丹民族及语言
不丹节庆日期表
不丹宗堡和寺庙
不丹哈啊河谷简介
不丹西部河谷介绍
不丹主要旅游城市海拔
不丹全球幸福指数排名
不丹旅游城市区间公里数
不丹的发展以幸福为目标
不丹冬夏迁移的生活方式
离世界最远,离天堂最近的地方
不丹生殖崇拜是另一种保护符号
不丹北部唯一不通汽车的加萨县
不丹中部和东部的界点琼辛拉山口
不丹乱世英豪:旺楚克一世和父亲
不丹推开国门:旺楚克二世与三世
给不丹带来幸福与民主的国王父子
 
李先生
1458843973
杜鹃
976114668
次仁罗布
945714795
连女士
2809855250
游客评价



    作为世界上唯一以藏传佛教为国教的国家,宗教给不丹的文化历史打下了深深的烙印。作者深入这座神秘美丽的山国,探访众多古老佛寺,叩问一座座体现政教合一制度的宗堡建筑,带领我们进入不丹王国充满传奇的历史岁月。

    没去过不丹的人们眼里,这座“雷龙之国”是遥远而神秘的;而在佛教典籍中,它则被描述为“神佛的花园”。今天,它是世界上唯一以藏传佛教为国教的国家。
 
虎穴寺,莲花生大师驾飞虎到来的圣地
    据说,不丹的飞机一般都选择天空清朗的上午早早起降,为的是避开午后蒸腾氤氲的云雾,而不丹的历史却恰恰相反—公元7世纪中叶之前的早期岁月笼罩在一片神秘的雾霾中,难以追溯。其为世人知晓的历史,则是伴着佛教一路走来的。  
 
    今天,不丹全国大约有2000座寺院,70万人口中约八成为虔诚的佛教徒。河流淙淙处,佛塔时隐时现,山顶五色经幡猎猎,而在冷杉、雪松和杜鹃的掩映中,寺院的白墙和金顶灵光闪现。宗教已深深融入了不丹人的生活—家中大多设有佛堂,一天的生活往往是从点上一炷香开始的,孩子们会在上学的路上绕佛塔。而不丹人的个性也大多平和达观,举手投足之间都透着佛意。
    
    想要追溯佛教在这个国度的足迹,西部的帕罗河谷是极重要的地区,这也是第一站。这里伫立着不丹最古老的两座庙宇之一——古雀寺,是由当时统治吐蕃的松赞干布(公元629—650年在位)建立的。在传说中,这位伟大的人物为了降服一个强大的女魔头,在藏地及其临近地区建立了108座寺庙,其中不丹的帕罗谷地和布姆唐谷地各有一座,分别镇住了女魔的左脚和左膝。大约就是从这两座寺庙开始,佛光开始照亮不丹的山河。

宗堡和寺庙——书写不丹岁月的“ 建筑史书”
    在其列拉山口,远远的绝壁上,一座神奇的建筑吸引了所有人。它紧贴在极陡峭的悬崖边缘上,仿佛飘浮在空中,那便是不丹极为神圣的佛教圣地—虎穴寺。  
 
    朝拜虎穴寺的历程充满了艰辛和仪式感。在河谷中仰望,那海拔3300米的悬崖庙宇旁,时而阴霾缠绕,时而阳光乍现,充满了神性。向上走,山路很快没入了茂密的喜马拉雅雪松林,一路上,经幡招摇,溪涧潺潺。在有的地方,它看起来已是那么近,仿佛触手可得,可峰回路转,却又“跃回”了那迢迢的高处,给人“咫尺西天”的感叹。而就当我们已筋疲力尽时,一块巨石兀然出现在路的尽头,攀上巨石,大约百米外,虎穴寺如神迹显现般,以一种突然而惊人的形式呈现在你面前。庙宇之畔,云雾如巨龙翻滚,杜鹃花开满山崖,将“诗情画意”和“壮丽”动人地融为了一体。

    人们为何要选择这样一处险境来建筑庙宇呢?说起虎穴寺,这一切都与一位伟大的人物紧密相联——莲花生大师。  
 
    在不丹浩繁的佛教典籍和无数的传说中,在古雀寺建立大约一个世纪后,这位化生于湖中莲花,曾长期在西藏传教的佛陀来到了不丹。这是一次伟大的游历,如步生莲花般,他不仅将佛教的种子真正遍撒不丹大地,还开枝散叶,神迹遍布山河,在不丹历史、宗教和传说中留下了无数的记载和演绎,虎穴寺便是其中浓墨重彩的一笔—传说中,莲花生大师曾骑着一只飞虎到这片高山,镇服了山中的妖魔鬼怪,并在高高的崖壁上结庐静修了3个月,给人们带来了幸福安定的生活。后来,为了表达心中的虔诚与崇敬,信徒们便不畏艰辛,在绝壁上修筑了虎穴寺—它依据山势,不规则地修建起来,大小殿堂层层叠加,楼梯节节盘旋,别有洞天。虽受地域所限,殿堂狭窄,然而壁画细腻,佛像庄严。据说不丹历史上的多位高僧大德,都曾在这座寺庙静修。
    
    1998年,虎穴寺曾发生过一场大火。至今,大多数不丹人都还记得当听到这个令人震惊的消息时,自己在哪里,正在做什么。经过艰苦的重建,虎穴寺已浴火重生,烧焦的老造像被放进了新塑像内,而山门前那道传说中由莲花生大师撒落的捻珠化成的瀑布依旧昼夜不息地奔流着。或许,那便是不丹人信仰的象征吧。

    在山中回望,帕罗河谷安详得让人心醉,隐约可见座座村庄和城镇。由于有大片肥沃的水浇地,帕罗历来是全国最富庶的地区,财富在信仰的驱动下也被源源不断地投入到寺庙的建设中。在虎穴寺的俯视下,河谷的155座寺庙如众星拱月般,烘托着它的庄严与神秘。
 
宗堡,“国父”夏尊给不丹留下的宝藏  
 
    如果说以虎穴寺为代表的不丹寺庙笼罩在缥缈的神光中,那么遍布不丹各地的另一类古老建筑则将世俗和信仰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在这个山国中扼守交通要道的山崖上、最珍贵的河谷平坦地带,或是城市的核心地区,你的目光总会被一类庞大而庄严的建筑群所吸引,那便是不丹的宗堡。
   
    在莲花生大师游历不丹的时代之后,西藏的僧人便已开始来到这座“雷龙之国”。9世纪后期,藏地掀起灭佛运动,又迫使许多高僧及其追随者出走不丹。大约在12世纪末,藏传佛教已在不丹形成气候。然而,正如同这片国土被无数溪涧山谷划分隔离一般,不丹的政治宗教版图也一度如织物上的经纬线,虽彼此相依,图案却各有不同—在数百年的时间里,各个教派同当地的部落势力结合,各自为政,割据一方。
    
    1616年,竹巴噶举派的高僧夏尊·阿旺·朗杰从西藏来到不丹,开始编织不丹人民认同的图案。那无疑是一个风云变幻的时代,这位伟大而智慧的领袖不仅战胜了来自各方的挑战,还打败了外部势力的数次入侵,终于统一了不丹,集最高权力于一身,被人民尊称为法王。他编纂法典,重整山河,还发展水利,提倡商业,改善民生。在种种业绩之中,最大成就莫过于建立起了政教合一的统治制度,结束了长久以来的混乱局面。这位高瞻远瞩的统治者还根据不丹的自然地理特点和各个部落的控制范围,将全国划为分东、中、西3个区域和数个宗(类似“县”级行政单位),任命佩罗和宗本管理地方,加强了中央集权。分布各地的“宗堡”便是这一统治思想的最鲜明体现。
    
    1629年,他在廷布峡谷南端的山坡上建立了第一座宗堡“辛托卡宗”,它据守在不丹两大要害地区—普那卡峡谷和廷布峡谷之间的交通要道上,作为自己修行的寺庙以及政权中心。在随后的一二十年间,又陆续在各地建造了普那卡宗堡、扎西曲宗堡、帕罗宗堡、通萨宗堡等大小宗堡。与政教合一的统治模式相匹配,宗堡不仅是行政管理机构所在地,也是喇嘛上师的驻锡地,是地方的宗教和行政中心。
    
    宗堡选址也有着深远的考虑,或居于富庶地区的中心位置,或位于交通战略要地,如河流、古道的交汇处;抑或据守在高高的山冈上,居高临下地守卫着村庄与田地。内部设有哨卡、碉楼,储存的物资可支持长时间的据守,地下密道则从堡外引入泉水—这样,既能抵御外敌入侵,亦可遏制地方势力。  
 
    可以想象,当如此巍峨庞大的城堡第一次出现在山谷居民的家门口时,会引发怎样的惊叹,这成为证明夏尊无上权威的最好图腾。这些壮丽的建筑群不仅给不丹创造了统一与安定,更给这个国家带来了深远的影响。直到今天,“宗堡”及其所在地依然是不丹的主要城市及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
  
    帕罗宗堡,意为“堡垒上的珠宝堆”。始建于1645年,守卫着不丹最富庶的一片河谷。进入宗堡前,为表示敬重,需要整理装束,从怀中取出一条2尺宽9尺长的棉织围布,用一种特殊方式郑重地斜搭在左肩上,在腰侧打上结。这是一座令人印象深刻的城堡,如果你细细观察便会发现,它虽然明显借鉴了西藏宗堡的建筑模式,却也有了很多改变和发展——与前者一般位于山顶不同,它坐落在平坦的河谷地带,与外界用巨大的带有桥头堡和大门的索桥相连;由于不丹多森林和降雨,宗堡内部更多地使用了木结构,屋顶也舍弃了藏式平顶,应用了出檐较大的坡形屋顶;在很多细节上还明显受到了尼泊尔、印度和缅甸建筑的微妙影响。

宗堡和寺庙——书写不丹岁月的“建筑史书”  
 
    当然,最重要的不同是,西藏宗堡一般是世俗行政机构的驻地,而不丹宗堡则是寺院和行政机构的密切结合。在高大院墙的围合中,往往用中心高塔建筑“乌策”标志两大区域的划分—乌策一侧的庭院是佛殿和僧侣住房,另一侧庭院则属于政府官员及差役。高耸的中心塔是喇嘛高僧的居所,体现了宗教的崇高地位。今天,帕罗宗堡是当地政府机构和一所佛学院的所在地,全国佛教管理中心也设在这里。在每年3月底举行的帕罗本节上,一幅巨大的莲花生大师唐卡会被悬挂起来,覆盖住宗堡的一整面墙。人们在夜色中从四方汇聚而来,在黑暗中静静等待第一缕阳光照亮莲花生大师的眼睛,在不丹人的心中,那是一个无比激动人心的神圣时刻。 
 
    沿帕罗河谷向东南,暮色中,美丽的佛塔从窗外掠过,再向前,首都廷布的万家灯火便呈现在眼前了。著名扎西曲宗堡便在这里—它共有7层,每层有4—6米高,被近10米的高墙包围着。19世纪70年代,英国上尉撒姆尔·戴维斯随使团到不丹,记录下了对它强烈的第一印象:“规整与宏大使我震惊比其他建筑更高峻,装饰也更为华丽。这可能是不丹最富有故事性的宗堡了,走在庭院中,似乎能听到数百年历史的回响。”—作为权力和信仰的集中地,一幕幕历史正剧与传奇曾在这里发生。今天,扎西曲宗堡依然担负着重要的职责,是不丹中央政府和最高僧团所在地。同其他宗堡相似,其区域划分十分鲜明——南边庭院中有国王的宝座、办公室和内政、财政部,南门外的一群新建筑则是其他政府部门的办公室。北边则是宗教机构,而城堡中央那5层高的塔楼“乌策”,则是不丹最高宗教领袖杰
堪布喇嘛的宅邸。

    扎西曲宗堡历尽几百年风雨洗礼,又屡遭火灾和地震摧残。在1962年当第三任国王定都廷布时,开始了大规模的扩建和修缮。重修工程耗费了7年时间,也展现了不丹传统建筑技术和材料工艺最优秀的范例,整个过程没有使用一枚钉子,也没有使用任何建筑图纸。

    告别廷布峡谷,翻越海拔3000多米的多楚拉山口,欣赏108座佛塔以及喜马拉雅山雪峰群的壮观景色。公路陡然下行,扑向了深深的普那卡河谷。  
 
    在这片静谧温婉的峡谷中,有着一座被称为“幸福宫”的普那卡宗堡。远远望去,葱绿的森林随风摇荡,如温柔的海浪,停泊其间的长方形城堡仿佛是一艘入港的巨轮。它被两条河流拥抱着—左边的叫母曲,右边的叫父曲,来自喜马拉雅山的冰川融水日夜奔涌着,在宗堡前汇合成为普那藏曲。正如它的名字般,这座宗堡弥散着一种安宁与幸福的气息—暖暖的阳光打在庞大的白色建筑上,清冽的河川水声潺潺,河畔高耸的泡桐树开满鲜丽的紫色花朵。其中的德楚拉康大殿是旺楚克四世国王与四位王后1988年举办正式婚礼的地方,那时他们已经结婚9年,10个孩子中的8个已经出生。在不丹,婚礼是家事,富贵如王室,通常也不举行公开的庆典。实际上,早在1969年,青葱时代的王后四姊妹正是在普那卡宗堡的双神节仪式上与年轻的王储第一次相遇,10年后她们手牵手一起嫁给了已成为国王的吉格梅·辛格·旺楚克,再过9年,在百姓们的热烈请求下,带着花团锦簇中的小公主小王子们,他们一起接受了臣民的恭贺,展现了王室的美满与幸福。  
 
    在迁都廷布之前,普那卡宗曾长久担任首都的职责,直到今天,依然保有着特殊的崇高地位。由于这里的海拔只有1300米,气候温和,每年秋冬之际,杰堪布大喇嘛会率领全体中央僧团,携带着他们的经书、法器和仪仗,从海拔2500米的廷布扎西曲宗堡迁徙而来,一直住到春暖花开。由此,这座宗堡也有“普那卡冬宫”之称。
   
    最特殊的是,这里有着宗堡建筑中罕见的第三进院落—那是一座巨大的经堂,竖立着54根雄伟的巨柱,通体镀金,雕刻着精湛的纹饰,整个建筑都弥散着庄严神圣的气氛。莲花生大师和夏尊的像被竖立在这里,接受不丹人民的顶礼膜拜。而多雷更是告诉我,不丹的国父,也是“宗堡之父”的夏尊1651年在这座他亲自建筑的宗堡中圆寂,其法体至今被供奉在大经堂中的鎏金佛塔里面。如今,每当新国王和杰堪布大喇嘛即位时,都需要在这座神龛前供奉与祈福。

通萨宗堡,国王从这里走来  
 
    从低平的普那卡河谷出发,翻越帕莱拉山口,便进入不丹中部。广袤的如库布吉高地在我们的面前铺展开来,肥沃的原野上满是金黄色的山葵花。汽车沿着九曲十八弯的山路奔驰着。灿烂的阳光下,远处通萨宗堡的金顶闪耀,令人动容。据说,它是不丹建筑最动人的范例之一,成为喜马拉雅地区其他国家宫殿和寺院模仿的样本。很多访客都会选择在宗堡对面山坡上的客栈过夜,并等待清晨阳光洒落在宗堡上的迷人一刻。
    
    如果说,其他宗堡在不丹历史上各有举足轻重的作用,通萨宗堡则对于现代不丹有着特殊的意义—夏尊死后不久,国家重新陷入分裂和内战。在这漫长的乱世中,在19世纪中叶,不丹第一任国王的父亲晋美·朗杰凭借他的强悍、勇气和智慧,成为这座城堡的主人,威震一方的豪强—通萨佩罗。通萨宗堡是夏尊时期修建的最大城堡建筑群,扼守着不丹东部和西部之间的关隘,有着极为重要的战略地位。在历史上,人马往来的古道恰恰穿过宗堡的庭院,士兵们在这里检查过往人马和货物。  
 
    通过历史书上的描述,可以想象一个多世纪以前发生在这里场景:每天清晨,北侧庭院中,身着绛红袈裟的僧人们在念诵佛经,年轻的沙弥则在向老师请教佛法;村民们翻山越岭而来,请求法师为孩子祈福,或是为过世的家人超度。而在宗堡的另一边,差人们被派遣去领地上的各个村庄清点牦牛和山羊的数量,计算村民们要缴纳的税。税的形式各种各样,可能是酥油、稻米、铁器、几匹家织的布、养蜂人的蜂蜜,甚至只是一捆木柴。它们被分门别类收纳在宗堡的仓库里,成为支持行政机构以及寺庙、僧团的财富。
    
    无疑,这座巍峨的城堡给晋美·朗杰及其家族带来了力量、财富和好运气,也为随后的旺楚克王朝打下了坚实的基础。1907年,晋美·朗杰的儿子,也曾担任过通萨佩罗的乌金·旺楚克扫平荆棘,一统江山,正式建立了君主世袭制国家,成为了不丹的第一任国王。后来,一个特别的传统便形成了—通萨佩罗成为王储的标志,如果哪一位王子被授予这一职位,便意味着王位已在向他招手。旺楚克王朝建立后,政教开始分离,几代国王励精求治,不断推动改革。时光流淌到20世纪80年代后期,四世国王更是提出了一个让人耳目一新的名词─“国民幸福总值”,并坚持不懈地将民主推介给他的国民。一个现代的不丹正以崭新的姿态出现在国际舞台上。
    
    然而,如果你有足够的时间,得以深入通萨东部的布姆唐河谷,不丹王室的故乡,便会有更多的感触。这里有着极为浓郁的宗教气氛,在一场正在举行的法会上,穿藏红袈裟的僧人们席地而坐,喇嘛高声诵念着经文,法铃清脆,法号长鸣。清风拂来,粉红的杏花一片片落在经书上。恍然间,时光倒流,千年的信仰之河奔涌面前。实际上现在的王室也是不丹历史上一位高僧的后裔,而布姆唐河谷中的库结寺则是莲花生大师的修行处,传说中,他在静的山洞岩壁上留下了一个人形的凹陷。而“库杰”一词的含义即为“印记”。


返回 返回顶部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常见问题 | 如何支付 | 版权声明  
 
瑞升旅游中国区域总经销

电话:028-85570479;15378190161;18280420280;13438129986
邮箱:risingtravel@163.com
地址:四川成都市武侯区洗面桥街8号蜀新大厦5楼6号
旅游许可证:L-SC-CJ00058
 ©2010-2013 瑞升旅游 版权所有 蜀ICP备13022805号

关键词导向:最权威的尼泊尔旅游以及不丹旅游,提供指南,景点介绍等相关信息。